:::
多媒體圖示
3936
陳慧嶠
無形玩伴#1-#4
綜合媒材
棉花、針、銀蔥線、人造纖維、麂皮、繡線
90 × 90 × 8.3cm × 4
2012
Chen Hui-chiao
Amorphous Company #1-#4
Cotton, needles, polyester, chammy and threads

 作 品 賞 析 
  澳洲策展人麥書菲Sophie Mclntyre論及陳慧嶠的作品裡,結合「陰柔」「陽剛」兩種屬性極端相反的元素。此作是用線、纖維、皮革與針材質來形容的「陰柔」中帶「陽剛」之作品。一根根埋伏在《無形玩伴#1,#2》這二件人造纖維與麂皮作品中的繡針,暗示著陳慧嶠在藝術方面以「陰性書寫」的陰柔特質,在《無形玩伴#3》中又以橫向平行白線成圖,突然出現一黃色短線之分析式的圖解,以及《無形玩伴#4》僅僅如漩渦般的圖騰,讓我們以為進入一個任何物質或能量都無法逃脫的黑洞。這二件以絨面的麂皮做為基底的電繡作品,也因其有機物質不易保存的質性,而做為一種危機重重的辯證。更概論性地來說,這四組件作品有一個共同的訊息來源,那就「光」。「繡線」隱隱透出的光對應於大自然雄渾的光,讓人聯想到一種擬象的引誘。此處陳慧嶠引用了《空間詩學》的詩句:「所有閃閃發亮的東西都在看。」即是以純粹的物質性,敘述一種「主觀性」的現實來質問物理意象。(整理/林麗真)
本一系列是作者2012年於台北關渡美術館舉辦「樹上的雲」個展中的作品,但同名作品在之前已多次出現,甚至形式上都與以前的某些作品相似,例如#2近似2008年的《也無風雨也無晴》,#3與2008年的《邊邊#4》相似,#4與2008年的《銀塵#2》相似。
也許這個系列是作者用以回顧的,棉花、針、銀蔥線、人造纖維、麂皮、繡線等物是她常用的素材,也洩露了她的女性意識;如柔軟白雲、蓬鬆羊毛、渦旋星空等造形是她常用的無定型形式,她將其視為玩藝術時的玩伴,以遊戲的心態與手法自由地加以運用,賦予不同的解讀方向。(撰文/劉智遠)

 藝 術 家 小 傳 
  生於臺北淡水,1988年起擔任以替代空間概念開始營運的「伊通公園」的企劃總監迄今。1992年舉辦首次個展「默照」,運用針和線作為創作媒材,與潛意識層面的探究有關,是早期作品的取向。大量運用羽毛、玫瑰、乒乓球、棉花團、針線等材質,來傳達夢境的意象,以極簡純鍊的藝術形式展現纖細幽微的思緒,蘊造詩意的韻味,是觀者普遍認知的創作風格。1996年入選日本「第七屆大阪國際繪畫三年展」,2004年獲「台新藝術年度觀察—特殊表現獎」後,2005年得到國外蘇格蘭亞伯丁「Artists at Glenfiddich 05」駐村藝術家的機會,2009年經年苦心營運的「伊通公園」終獲第13屆臺北文化獎。其作品獲紐約佩奇維恩斯坦畫廊、帝門藝術教育基金會、臺北市立美術館、香港漢雅軒畫廊、大趨勢畫廊、國立臺灣美術館、高雄市立美術館等典藏。近年重要個展有2014年「球體」(慕尼黑,藝術公寓)、2012年「樹上的雲」(關渡美術館)、2011年「情欲幾何」(大趨勢畫廊);國內外聯展如2014年「女人─家:以亞洲女性藝術之名」(高雄市立美術館)、2013年「斜面連結-典藏展實驗計畫:我在中山劉公館」(臺北市立美術館)、「亞洲巡弋:隔絕今界」(關渡美術館)、與2012年「臺灣報到─2012台灣美術雙年展」(國立臺灣美術館)、及2009年「雙凝:臺灣女性藝術的鏡觀視角」(國立臺灣美術館)、「日常奇蹟—延伸,亞洲女性展」(舊金山藝術學院及洛杉磯REDCAT藝術中心)等。(撰文/鄭雯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