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3419
石晉華
走筆#50
綜合媒材
鉛筆、大張雙宣、玻璃瓶
102.8×233cm, 6.5×6.5×8.5cm(玻璃罐), 41×28.5cm(文件)
2008
Jin-hua Shi
Pen Walking No. 50
Pencil, paper, glass bottle

 作 品 賞 析 
  《走筆》系列緣起於兄長送給作者的一隻原子筆:留學美國期間,像親人般伴著他書寫及繪圖,當筆耗盡油墨之際,他找來了一張白紙,以「扶著它走完最後一程」的心情,讓筆走完它生命中的最後一張畫,並寫了一首詩紀念它。
作品在開始走筆(創作)前預先編號、測量、記錄、拍照,為將要走線的筆準備一份文件。之後,在單張或多張的紙上走筆,留下該筆的所有筆觸與碎屑於紙上。因此,組成一件完整的《走筆》作品一是「走筆圖」,即是聚集了筆行走後的所有軌跡與殘留物質的紙張;二是「走筆文件」,像是每枝筆的身分證,為走筆之前的拍照紀錄之輸出。《走筆》系列裡的筆,並非只有被擬人化對待,而是個「轉喻」(metonymy),以筆同時取代了藝術家和觀者。《走筆》系列讓我們得以鳥瞰自己虛幻短暫的一生。
本件作品是《走筆》系列的重要代表作之一,在經歷多層筆觸重疊後的白色雙宣紙,筆觸間隱然會有微光透出的感覺。如果以一枝筆的耗盡代表筆的一生歷程,它是用三世的輪迴(三枝筆)完成的一件作品。(作者自述)

 藝 術 家 小 傳 
  1964年生於澎湖。1990年畢業於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1996年取得加州大學爾灣分校藝術創作研究所碩士學位。曾獲得1986年第十一屆雄獅新人獎、2007年高雄市立美術館「高雄獎」、第十屆李仲生基金會視覺藝術獎、台北市立美術館「台北美術獎」。2010年以展覽「當代藝術煉金術三部曲」入圍第9屆台新藝術獎。石晉華從小即有糖尿病,面對生死無常、在固定時間施打胰島素,且外物侵入身體所產生的物質性思考均反映在石晉華的創作上。在強烈的身體感驅動下,石晉華早年發表作品多為行動藝術。其最著名的「走筆」系列中,緣起自他哥哥送給他的一支原子筆,石晉華在耗盡油墨之前,以陪這支筆走完最後一程的心情,讓筆完成最後一張畫,再以一首詩紀念它。他將自身作為一個耗盡鉛筆的工具,反覆動作以鉛筆繪製牆面(或紙張),將鉛筆的耗費喻為一生,重複的走筆過程喻為輪迴,在創作中他反映著身體的驅動與宗教哲理的思考。作品獲高雄市立美術館、國立台灣美術館等地典藏。(撰文/侯昱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