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3445
李昆霖
母子Ⅰ
壓克力畫
壓克力彩、畫布
145×86cm
2001
Lee kuen-lin
Mother and Child (I)
Acrylic on canvas

 作 品 賞 析 
  由於1996-1997年間裝置作品的介入與持續,作品相對地比較具體且清晰,亦即是2001年「銘印」系列的主要面貌。「母子Ⅰ」為「銘印」系列之作品,帶著某種類如橡膠版畫趣味,以布上壓克力彩為媒材,但簡潔如刀法的筆觸,給人明朗有力的感覺,同時題材也有較多的人間世界的臆想,仍是一種有機符碼的生發繁衍,但多了一份舒朗、嘲諷、無所為而為的幽默、旁觀與自在。「銘印」系列平面畫作是逆向地處理「形」與「名」的問題。明確的標題指稱,而對應的圖像則頗為明確地可讓觀者有辨識。以濃黑粗邁的線條銘刻出一般物形,突顯出書寫造像的風格。(作者自述)

 藝 術 家 小 傳 
  1965年出生於台南市,1989年中國文化大學美術系畢業。曾為「邊陲文化空間」、「原型藝術空間」、「洋蔥幫」等成員。自1992起至2009年舉辦多次個展及聯展,1998年獲選「台南-波士頓文化交流」藝術家至波士頓創作展覽,1999、2001、2003年屢獲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補助辦理個展,作品亦由高雄市立美術館及國立台灣美術館典藏。李坤霖的創作風格擁有不同階段性的改變,1996-1997年間由於裝置作品的介入與持續,作品中原本較為混沌的形象,轉為具體清晰,個人特色亦趨於明顯。繼而於2001年發展出「銘印」系列,帶著某種類如橡膠版畫趣味的作品,以布上壓克力彩為媒材,簡潔如刀法的筆觸,給人明朗有力的感覺,題材也脫離之前較為個人內心囈語的層面,有了較多的人間世界的臆想。系列作品圖像為明確地可讓觀者有辨識。以濃黑粗邁的線條銘刻出一般物形,突出書寫造像的風格。其中部分作品脫離物像之描寫轉為抽象的書寫,逼顯出此系列畫作的行事風格重心。2002年「平行飛行的雲朵」系列作品,顯示這位告別憂媺時光的藝術家,步入中年心境的了然。一種類如中國山水畫的高遠、迴盪。繪畫對這時期的李昆霖而言,是揮灑自若的自信與成熟,一種「遊仙詩」般的瀟灑與自得。2007年的「獨角仙行旅圖」系列作品,李昆霖選擇回到原本超現實的符號語言。畫面中無手的單腳怪獸,是畫家自我隱喻的「獨腳仙」,視人之存有是一種極其渺小的寓意。習於獨處的李昆霖曾說:「一堆人時,蹤來蹤去,會感受孤獨;一個人時,卻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反而不孤獨。」「孤獨」與「不孤獨」之間,是一種存有與精神間的拉距。李昆霖的作品多所探討、表達著內在心靈所感,同時也關注著社會環境及人文議題。2009年李昆霖於山林騎遊時不幸意外地英年早逝。(資料整理撰文/林泱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