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3353
李重重
山隱圖
水墨
水墨、紙本
67.5×69cm
2009
Lee Chung-chung
Mountain Hermitage
Ink and color on paper

 作 品 賞 析 
  若拿此前的《幽居圖》與這件較晚完成的《山隱圖》對照比較,不難發現後者在構圖用色上尤其更趨自由,不同墨色的塗染區分出不同的空間屬性,又保留了些許開放的想像。而林間樹木與山頭苔點則以較為規整統一的筆觸來點綴完成,使得畫面洋溢出充滿裝飾意味的樸實拙趣。也就是說,此處對於隱身山林之間的追求,已經由更形而上的精神意象所取代,是藝術家調和中西藝術特性,並將內心情感提煉萃取之後的豐碩成果。觀者只要用心去感受畫中蜿蜒流暢的線條與充滿律動的塊面,自能體會傳統中國藝術美學中「應物象形、氣韻生動」的真諦所在。(撰文/張禮豪)

 藝 術 家 小 傳 
  一九四七年隨雙親來台定居南台灣海邊(七股布袋),早年受國畫家父親李金玉的薰陶和教導,孕育了對大自然的無限情懷,也給予了未來從事藝術創作的契機和啟導。一九五五年中學之時在嘉義東石中學受吳添敏老師及台南縣佳里北門中學崔德禮校長、施金池校長重視美育教導啟發,當時許多同學走向藝術創作之路。 一九六一年進入政戰學校美術系求學,當時醉心後期印象主義的野獸派畫家的色彩與造型,另一方中國水墨畫的筆墨韻味所吸引,深情地追索藝術創作三十年,如果以繪畫風格的變化分析我的作品,大約可以分為四個時期。 一、探索時期(一九六○~七六):以油畫版畫來紀錄周邊的事務,以水墨來探求新技法,遂是決心選擇水墨畫作為創作的重點方向。 二、蛻變時期(一九七七~八四):遠赴歐洲受美術館和畫廊之感動衝擊,體認現代理念和內涵的重要,於是在水墨和彩墨之間不斷研練,然後加上草書的點、線和西畫的面相互結合,建立了此期的自我風貌。 三、墨韻時期(一九八五~九○):突破傳統山水技法,加重墨色與色彩溶合,並在大塊面的渲染中譜上活潑的線條,以追求豐富的墨韻和意境。 四、多元時期(一九九○)以後:從視野的禮讚自然,擴展到關懷人群,並在多元的探索中,感悟生生不息的生命力,以及『心景』的架構內涵,再以抽象兼具象的形態,表現強烈的心象吶喊期引起觀賞者的同步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