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3350
李重重
幽居圖
水墨
水墨、紙本
68×67.5cm
1997
Lee Chung-chung
Hermitage
Ink and color on paper

 作 品 賞 析 
  幾乎對大多數的中國文人而言,不問世事,幽居山林而享受坐看雲起、耳聽松濤,與自然造化共徜徉之趣,都是人生至性至樂之追求。即便真實人生或不可得,也必得透過文字或彩筆來想像一番方能遂意,李重重此件《幽居圖》即可視為明證。畫中山林以不同的彩墨所暈染而成的塊面構築,中間則穿插濃厚墨色線條來製造遠近之距離感,以及造化隨性所至之情態,充滿豐富想像內涵。然而,來到畫面下方,卻頓時柳暗花明般,描繪一隻扁舟浮游江河之上,而似有一人立於船頭,在此巧奪天工的景緻中自得其樂,只有水中倒影淡淡對映成趣,充分展現了幽居一事的情懷與追求。(撰文/張禮豪)

 藝 術 家 小 傳 
  一九四七年隨雙親來台定居南台灣海邊(七股布袋),早年受國畫家父親李金玉的薰陶和教導,孕育了對大自然的無限情懷,也給予了未來從事藝術創作的契機和啟導。一九五五年中學之時在嘉義東石中學受吳添敏老師及台南縣佳里北門中學崔德禮校長、施金池校長重視美育教導啟發,當時許多同學走向藝術創作之路。 一九六一年進入政戰學校美術系求學,當時醉心後期印象主義的野獸派畫家的色彩與造型,另一方中國水墨畫的筆墨韻味所吸引,深情地追索藝術創作三十年,如果以繪畫風格的變化分析我的作品,大約可以分為四個時期。 一、探索時期(一九六○~七六):以油畫版畫來紀錄周邊的事務,以水墨來探求新技法,遂是決心選擇水墨畫作為創作的重點方向。 二、蛻變時期(一九七七~八四):遠赴歐洲受美術館和畫廊之感動衝擊,體認現代理念和內涵的重要,於是在水墨和彩墨之間不斷研練,然後加上草書的點、線和西畫的面相互結合,建立了此期的自我風貌。 三、墨韻時期(一九八五~九○):突破傳統山水技法,加重墨色與色彩溶合,並在大塊面的渲染中譜上活潑的線條,以追求豐富的墨韻和意境。 四、多元時期(一九九○)以後:從視野的禮讚自然,擴展到關懷人群,並在多元的探索中,感悟生生不息的生命力,以及『心景』的架構內涵,再以抽象兼具象的形態,表現強烈的心象吶喊期引起觀賞者的同步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