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3245
許淵富
蓮嬌
攝影
照片
24.6x30.2cm
1965
Hsu Yuan-fu
Lian-jiao
Photographic paper

 作 品 賞 析 
  一雙黑白分明的深邃眼眸,多次出現在藝術家許淵富的攝影作品中。它們來自同一位具中國與巴基斯坦血統的混血少女,有時少女的影像在相紙上全身展現,有時是半身或臉部特寫;但無論如何,那雙動人的眼神永遠在每一件作品中成功聚焦,像黑暗中開啟的窗,通往心靈的角落,故事因而娓娓道來…。
許淵富很喜歡看電影,尤其會特別注意片頭的巧妙安排:許多優秀的導演善於精心佈局,先從平淡的畫面之中慢慢加入線索,忽地峰迴路轉便順利導入故事的開展,讓人拍案叫絕。另外他也擅長美術設計,因此對於畫面的構圖自有一番獨特的想法,絕不盲從;他自稱是位愛「搞怪」的人,別人往東他就偏往西,其實這也是藝術家獨具的特質,創造力加上攝影眼,總能在構圖與意象上營造出個人風貌。而題材的找尋上,或許因平日從事教職之故,無法自由趕赴特殊活動與場合的紀錄,所以身邊的學生、家人,亦即周遭的人事物便成為最佳攝影素材。從戲劇張力的營造、畫面構圖的安排及題材的尋覓等能力來看,其實一位優秀攝影師靠的絕非最好的器材與精準的技術,而是長期培養出來的各種能力之綜合表現。瞬間即永恆,在攝影作品中最能完美詮釋。
在許淵富攝影中常出現的這位少女正是其在台南公園國小任教時,就讀該校的學生,名叫李蓮嬌。一開始的介紹者是同校的畫畫班老師陳輝東,想必本身亦為著名畫家的陳老師也看出了這學生的特質,因而建議喜愛攝影的許老師可加以發揮。這女孩當然並非職業模特兒,小三的年紀尚天真無邪;較特別的是混血兒的外型比旁人瘦而膚色黑,眼睛則格外深邃清亮。另外,其個性內向害羞,下課時常見她獨自望著同學們運動或嬉戲,平日亦十分寡言。或許因為這樣的個性使然,鏡頭下的她,在純真中總帶著一種難以言喻的神秘感,彷彿吸引著所有觀者透過與其眼神的交流,解讀出屬於內心深處的密碼。
許淵富憶起第一次以她為模特兒拍的作品是1964年的「童心」,事先找好校內的適當地點並設想好光源等拍攝條件後,便與其約定時聞拍照。拍攝時一方面為節省底片,另一方面小女孩也未有太多耐性,當時的拍攝總要在極短的時間內抓住時機按下快門,不容多拍幾張再事後取捨。很幸運地,第一次便榮獲日本
Photo Art攝影年度賽的「三等」賞。許淵富很高興地買了水彩、畫筆等畫畫材料給她表示感謝,從此也開始了後來陸續的幾次拍攝,屢獲之獎項包括同年的〔疑惑〕及〔蓮嬌〕二作分別獲得第二屆全省影展「銀牌」獎及日本1964年Orient國際攝影賽人像組「銀賞」。之後還有1965年的「少女〔蓮嬌〕一穿雨衣的女孩」獲日本1966 美樂達相機攝影賽「特選」賞;1966年的〔瞳〕獲日本1966年Nippon Camera攝影年度賽「銀賞」及〔白手套的女人〕獲第二屆全省影展「銀牌」獎;1968年的〔窺〕則獲日本1968年Nippon Camera攝影年度賽「金賞」。
許淵富的攝影學習並無特別之師承,多拍多看多想是不二法門。日本的攝影雜誌是其最直接的專業知識獲取來源;幾次獲獎時評審的評語,也激發他朝精益求精的道路奮力邁進。另外,關於人像攝影許淵富提到了Life雜誌對他的影響,尤其是以「邱吉爾」為封面的那幅肖像,震撼了其心和眼。人物個性的表徵,在其臉部表情與動作及情境營造之下,獲得完美的彰顯,這也給了許淵富反覆思考如何抓取人物內心精神的機會。
筆者曾在書上讀到拍攝邱吉爾肖像的名攝影師Yousuf Karsh談起拍攝邱吉爾首相時的情景,他說原本邱吉爾在拍照時是抽著煙的,但Karsh眼看整個拍攝的感覺尚未完全到位,便上前禮貌地向首相道歉後,同時一把將其口中的煙抽出,隨即快步回到進備好的相機後,拍下邱吉爾頓時顯現出受到挑釁後被激怒的表情,個性中特有的堅毅強悍亦表露無遺。
這個有趣的拍攝過程也說明了每個優秀攝影師必有自己如何引發拍攝對象
展現個性,並抓住最具戲劇張力時刻的能力。以許淵富拍攝〔蓮嬌〕的經驗來說,他也曾煞費苦心準備兩個相機,一個不裝底片,另一個則裝好底片。開始時先用不裝底片的相機拍照,一邊以言語交談使其在鏡頭前自然表現,並慢慢導引出攝影者想營造的氣氛;待時機成熱,再趕緊換成裝好底片的那個相機,捕捉最精彩的一刻。
最後還是要藉此機會再次向這位可敬的攝影前輩致謝,去年度他將重要作品97件捐給高美館,讓我們有機會了解其創作歷程的軌跡;也因而得以同時欣賞關於蓮嬌的多件作品。蓮嬌這位羞怯的女孩,如今雖已步入中年,但那定格在作品中的時刻,卻將繼續感動著世代觀賞者的心。
(文/陳秀薇/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組組長)

 藝 術 家 小 傳 
  1932年出生於台南市草鞋街。小學四年級時,哥哥在黑漆漆的房間裡放大照片,並要許淵富幫忙攪動定影盤裡的相紙,當時的許淵富即覺得這洗相片的過程饒富興味;而他第一次按下相機快門則是替哥哥和嫂嫂合拍的照片,那時快門撳動的清脆聲響,至今仍盤桓其耳際。 十九歲開始教書,當時月薪僅一百一十塊,扣掉基本生活所需,已所剩無幾;但他和家人省吃簡用,仍計畫要買一台屬於自己的相機。1955年,以一年的薪水購得生平第一台相機(YASHICA-A),之後,運用攝影比賽累積的獎金和舊相機三度更換新相機,以琢磨攝影技巧。 許淵富在六O年代的作品,以紀錄寫實及造型、人像為主。由於他在美工、構圖上的鑽研,使得他有許多照片帶有濃厚的設計及裝飾性,在當時頗為新鮮、突出。當時的許淵富積極參加各種國內外攝影比賽,積存了旺盛的創作閱歷,獲獎不計其數。包括1963年「Nippon Camera」全年成績年度獎第五名及「Photo Art」年度獎第七名,1964年「Photo Art」年度獎第四名,1965年的「台北沙龍」年度獎,1968年「Nippon Camera」彩色幻燈片組年度獎等榮譽。 從事攝影四十年來,不論黑白或彩色,寫實或唯美,心象風景或一般風景,人像或速拍,黑白暗房作業及暗房技法,甚至商業商業,許淵富都去涉獵去嘗試;他認為「身為一個攝影愛好者,其攝影領域不應僅侷限於某一個範疇。」 影藝評論家張照堂曾為文評析:「許淵富在他的年代猶如一位紀錄片、實驗片與廣告片的靜照工作者。他在三者之間遊刃自如,屢寫佳績。六O年代是他的創作高峰期,七O年代之後漸轉向攝影教學與學術行政上,他仍拍照,影像由黑白變彩色,內容由人轉向靜物與風景,不再是當年的質樸犀利,而變得迷離與浪漫。」張照堂的觀察敏銳、評析中肯,雖然直接,但對於許淵富豐富多元的攝影領域和經歷,卻是相當清朗的註寫。 許淵富從事教職及攝影均逾半世紀。1961年在台南與友人自組「無名攝影俱樂部」、1972年成立「點點攝影俱樂部」,對南部攝影風氣的開發與推廣,有積極的貢獻。曾任教台南家專、東方工專等校教授攝影設計,並出任多處攝影團體的指導和評審;現任中國攝影學會學術主任委員、榮銜審議委員,台南美術研究會評議員,台南點點攝影俱樂部永久顧問,高苑技術學院建築攝影兼任教授,長榮管理學院商業攝影兼任教授。(吳慧芳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