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3063
張萬傳
四破魚
水彩
簽字筆、碳筆、水彩、紙
19.2x26.3cm
年代不詳
Chang Wan-chuan
Amberfish
Felt-tip pen, charcoal and watercolor on paper

 作 品 賞 析 
  一通來自北部充滿善意的電話,牽起了我們和己故前輩藝術家張萬傳家屬的線,開啟了南北幾趟的互訪與了解。雖有南與北、公家機構與藝術家私人等之差異,但令人驚訝的是,我們竟非常類似地努力做著許多相同的事,例如,為許多藝術作品分門別類登錄、尋求最好的收藏方式收存、為畫作數位化、印清冊、為狀況不佳之作品尋找修復專家修復…等等。我們要特別感謝張萬傳先生的媳婦黃秋菊女士,盡力地保存藝術家的作品,並進而促成了此次四件作品的捐贈,讓原本自認經費難以購得前輩藝術家作品的高美館,有幸獲得了研究台灣美術史前段的原作素材;而借助公立博物館的資源,讓作品獲得專業的修復與條件優良的典藏環境,並有機會分享給後世的大眾,應是作品完美的歸宿。
據黃女士整理的張萬傳先生作品清冊,除了目前保存於家中作品外,並在畫廊的協助下獲得過去經手作品的資料,使得作品總件數共三千餘件,幾乎囊括其一生作品百分之七十,尤其以風景、魚與裸女的題材為最。此次捐贈作品為兩件風景油畫與兩件魚的水彩,前者因基底材狀況不佳而尚待修復;後者則屬速寫的小品。張先生體格與個性皆粗獷豪邁,作畫筆觸快捷,材料更是隨手拈來隨性所至,據說無論是襯衫後紙板、書之空白頁、餐巾紙等都可在其上畫畫,還曾在餐廳宴客時,隨手以醬油與餐桌上的紙,畫桌上的魚,之後將此畫抵餐宴的費用,堪稱一絕。張萬傳先生對魚的特殊偏愛起始於年幼,其父親自小因愛吃魚而被左鄰右舍稱喚「阿魚仔」之小名,這樣的喜好也影響了他。出生於淡水的他,後來更曾因228事件之故而逃至金山,有過捕漁的經歷。長大成家後餐餐必有魚,家人每天去菜市場買回新鮮的魚,會先讓其描繪;煎好之後,可能再畫一次,因此,黃秋菊女士笑著回憶道,她們煎魚時絕不可將魚煎破,要注意其完整度。其畫魚時,時而從頭、時而從尾部畫起,眼睛直視著魚而不用看畫紙,一會兒功夫便完成,幾乎可說是以畫魚來紀錄生活。
張萬傳先生作畫除了速度快的特性外,勤畫與畫幅小,都是特色。他常自稱多畫、但不多話,尤其在退休後更是每天畫畫近十小時,他說:「我的生活目的無非在完成一件又一件的作品。」身後遺下的大量遺作,才會使身為藝術家後代的兒媳黃女士,花了不少時間尋求各種方式,以主題、材質等分類保存。雖然作畫速度快,但有時會因有新想法,而以不同的媒材增修。他喜歡將畫完的畫立起並列擺放,再於座椅上抽煙欣賞,若有不滿意處便立即動手改,即使是過去的舊畫,也是如此。另外其作畫大部份沒有簽名及年代的註記,這使得之後的年代考證常有困難;另一方面,事後的修改,也會讓作品的真實年代更難確認。而其畢生創作多小畫,未見超過五十號的畫作,主要因晚婚加上食指浩繁,早期生活空間狹小,工作之餘,也養成快速畫完小畫的習慣,掌握意念、一氣呵成。
兩件捐贈作品是水彩速寫的魚,紅魚鮮麗討喜,四破魚是他生前最愛吃的魚,雖屬小品之作,但奔放的筆法快速掌握魚之鮮活。張萬傳繪畫的風格獨特,筆下充滿動勢,色彩則奔放厚重;重形色鋪衍的表現及自身情感的流露。他的一段話可以充份表達其創作理念:「色彩與筆觸的揮灑是一內蘊熱力展現;面對繪畫主題的呈顯,著重的是一內省式的自剖;其目地不在勾勒物件的形體,而是在表現物體的精神,這是非常主觀和超自然的。」 (文/陳秀薇/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組組長)

 藝 術 家 小 傳 
  張萬傳,台北縣淡水鎮人,1929 進入「洋畫研究所」習畫,與洪瑞麟、陳德旺結識。1931 進入日本川端畫學校,以及本鄉繪畫研究所。1936 張萬傳、洪瑞麟、陳德旺三人加入「台陽美協」,1937 張萬傳、洪瑞麟、陳德旺等五人共組「mouve美術集團」,1939 任職倪蔣懷的瑞芳礦場。1947 二二八事件的波及,避居金山。1952 加入「台陽美協」,1954 組成「紀元美術會」,參與星期日畫家會。東京習畫期間,深受新興畫風「野獸派」與「巴黎派」的影響,致力於形體的解構與主觀色彩的研究,並以此為畢生畫業的課題。為人真摯豪邁,不拘小節。相對於畫壇各主流畫會的積極活躍, 一向保有反制度、維護創作自由的在野精神,堪稱台灣近現代美術史上投身純粹藝術創作的最佳實踐者。張萬傳曾自述說道:「我不擅談話,卻酷愛繪畫。繪畫即是我的語言,也是我的思想,感情的化身。沉默雖是我的外貌,但熱力卻是我的內蘊。我的創作是內省式的自剖,更是一場心靈的表白。」張萬傳將他所有的感受,完全付諸於作品當中,而且有別於其他畫家所偏好的大題材、大場景,他總是在畫面中娓娓道來日常生活的點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