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3073
柳依蘭
一個藝術家的愛•慾
油畫
油彩、畫布
170 × 90cm × 5
2007
Liu I-lan
An Artist's Love and Desire
Oil on canvas

 作 品 賞 析 
  直長的畫幅,單人全身像,正如房內那面古雅的長鏡,曾是畫家柳依蘭最愛的表現方式。她,數不清有多少次,靜默中凝視鏡中的自己;唯有此時,市場工作的喧嘩倏忽靜止,為人母人妻人媳的角色扮演悄然卸下…,獨自地探索紛雜難解的內心深處,藉著色彩與線條的演繹,讓真實無矯飾的自我,從狹長畫幅中姍然走出。
〈一個藝術家的愛•慾>是柳依蘭第一件從單幅走向聯幅的作品,內容涵蓋著「愛之祭」(左二幅)與「生之慾」(右三幅)兩個主題。原本她想開始嘗試可納入雙人全身的畫幅,於是畫了左邊第二幅,探討愛的本質:後來覺得此主題還可再發揮,便併入了最左幅。右邊的三幅談的則是生命的本質,應是一路下來的探索與追尋,讓她欲罷不能,也因此完成了這件延續性的作品,娓娓道來內心深處綿綿密密的想望。
莒哈絲所著的《寫作》一書中有一句話「我愛你,可是與你無關…」,此話震懾了已走入婚姻多年的她,開始不斷思索,愛究竟是什麼?它似乎是如此純粹唯美,如此崇高神聖;但當它一旦落入現實中,卻又變得異常複雜難解。她不禁想著:或許真正浪漫唯美的愛,只存在於女子的幻想裡,是非常自我而私密的,甚至對象是誰並不重要。也就是說,愛情與愛戀的對象可能並無直接的關聯;一個人真正愛的,或許就是「愛情」本身。於是她畫自己手捧丈夫(代表世俗的愛情伴侶)的頭顱當祭品,象徵一個獻給至高無上的「愛情」之祭典。原本的題名為「愛之祭」。除此之外,她想起了詩人余光中的詩句:愛人生,愛
人死;不死的是愛情。在追逐愛情的過程裡,愛似乎能夠不斷重生,週而復始;愛人的生、死、來、去,並不會因此遏止了一個人對愛情的渴求。於是她畫了嬰兒與骷髏頭代表愛人的生與死,但愛永不止息。
接下來,柳依蘭碰觸的是生命本質的問題–關於「生之慾」,自左至右分別是:「慾自我完成」、「慾人世摯愛」與「至死慾美」。由於一些機緣,她從參加讀書會、至空大修課,甚至參加蔣勳老師的繪畫班…,原本一個平凡的民間女子(平日與家人在菜市場賣醃菜),為自己開啟了一扇窗後,開始像海棉一樣吸收文學、藝術、哲學之養份。然而,精神層次的追求雖然滿足了一部份的渴望,卻同時讓她逐漸變得與原先生活周遭的人格格不入,那些同在菜市場工作的攤販、甚至家人,無法理解她的改變。回憶起那段如黑暗隧道般痛苦的日子:內心充滿了疑惑不安,想逃離現實,卻又為已成定局的一切感到絕望。溫順傳統的個性,讓她如常般扮演著生活中的角色,但夜晚到來時,所有孤獨不甘等情緒一湧而上,深深地啃蝕著極為多愁善感的自己,直到需要藉助藥物的幫助才能入眠。她甚至在讀到卡夫卡的《異鄉人》時,感覺到自己在目前的生活環境中,有如異鄉人般突兀。還好繪畫為她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情緒出口,她也逐漸學習如何在現實與理想之間悠遊自得、來去自如,勇敢地為自我完成的崇高理想而努力不懈。敏銳的感受力在繪畫時可以充份發揮,不受拘束,疏解了現實生活中無趣無奈的部份,甚至可說是一種救續;對於美的追求,是她一輩子的路,再孤獨艱辛都無怨無悔。畫中的她手持畫具,至死方休。
關於「慾人世摯愛」的描繪:她與丈夫、女兒攜手,形成一個圓滿的共同體。現實生活中,她擁有美滿的家庭,雖然她知道這並不是生活的全部,但學習如何愛人與被愛,對她來說是生命中很重要的課題之一。幼時心中的陰影:母親於她三、四歲時離開,在她心裡重重劃下一道被拋棄的傷痕;愛她的父親又不幸於十四歲時過逝,讓此傷痕難以順利復原。人一生下來最初始的需求便是親情,或許因為這部份一直沒能獲得滿足,讓她內心存在著不安全感,像沒有根的浮萍般漂動。她說道,可能因為如此,讓她對於親情與愛的渴望,特別濃烈;這是她在追求自我實踐的同時,無法輕易捨棄的重要部份。
喜歡將自己入畫的柳依蘭,多年來一直從自我的描繪中自省,並多方探討生命的本質。啟發她的蔣勳說:「她的丈夫與孩子都在畫中,她自己的生與死
亡都在畫中,她的東方服飾的記憶與古老傳統的家具也在其中;她在各種文化的學習堿棫囍o自己的角色,她也同時是赤裸裸的,彷彿還原到依蘭最本質的自我。」我想,喜歡她的畫,不必要將她與拉丁或西方女性的卡蘿或歐姬芙做比較;只需要靜靜欣賞她在畫中的獨白,或是委婉曲折的心路歷程,或是感情與想像的流洩,或是生命課題的探索…,她,就在畫中。想望與追求,歎息與滿足。
(撰文/陳秀薇)

關鍵字:女人

 藝 術 家 小 傳 
  1966年出生於高雄市,左營國中畢業。1998年進入蔣勳高雄畫班,開啟了柳依蘭生命的另一扇窗,從此她的平淡生活中多了文學、多了色彩。柳依蘭的職業是在高雄傳統市場販賣鹹菜。她在菜市場賣醃菜之餘,用大量的時間畫畫。在現實中,她只是一個女兒、媳婦、太太、母親,是個平凡的「民間女子」;但她在自我尋找的過程,都一一呈現在畫幅裡,而呈現一種「省視自己的強烈意圖」,她以樸拙的手法表現出凝重的生命狀態,耐人深省。2008年柳依蘭以「素人」之姿榮獲「2008高雄獎」入選暨觀察員特別獎,自此,柳依蘭特有樸拙畫風以及傳奇的習畫歷程,再再讓她備受矚目,也開始了密集的作品發表和邀展。個展包括:2008年高美館市民畫廊的「我就是我」個展,2009年高苑科技大學藝文中心「鏡花逐夢」個展、高雄國際機場出境通廊東/西區「島嶼盛豔之花」,2010年臺南102藝術空間「倩花為媒」個展,2011年高雄新思惟人文空間「花鳥人間」雙個展;重要聯展則有2010年由高美館策劃、韓國慶南道立美術館展出的「今日•當代台灣」,以及台中國立台灣美術館「台灣報到-2010台灣美術雙年展」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