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3034
撒古流•巴瓦瓦隆
夜間捕魚
素描
鉛筆、紙
16.5×16.5cm
2003
Sakuliu Pavavalung
Fishing at Night
Pencil on paper

 作 品 賞 析 
  撒古流的素描作品兼具細緻與宏觀,好像電影堭q高遠處攝下的一個場景:偌大的、無邊的黑暗堙A單一的火源就像強烈的投射燈光線,緊緊抓住觀者的目光;光從最亮處向四周逐漸擴散,直到沒入黑暗,戲劇性的張力十足。觀者很容易化身為畫中角色,就著光源,融入正在進行中的活動,有身歷其境的感受;而當漸漸向後拉遠如觀眾般欣賞整個場景,則不禁讚嘆作者藝術性之安排,感覺空間之廣闊幽遠。撒古流的繪畫除了藝術的表現之外,也有留下部落生活點滴與紀錄古老智慧之意圖,因此無論是服飾或器具等,皆忠於實況而巨細靡遺,對於其族人來說,必定能共同墜入時光隧道而細品淡淡鄉愁;而對於不屬於其族群的我們看來,則夾雜著新鮮與熟悉、神祕與想像,格外引人入迷。撒古流繪圖時的筆觸與線條明顯,尤其是光線以平行的短線條及同心圓的形式表現,更有聚焦之特色。素描在顏色上的純淨,好似黑白電影般,別有復古的風味。
最近館內典藏的四件撒古流的素描,選自其關於火與光的系列作品。〈夜間捕魚〉描繪的是傳統排灣族夜間拿V字網捕魚的情況。 在撒古流的心目中,火共有三種:第一種是使用的火,它存在生活記憶中;第二種是神聖的火,傳遞了與祖靈之間的關係;第三種則是心中的火,具象徵的意味。他對於火的追尋未曾停歇,除了溯及過往,亦不斷思考:什麼是屬於自己生命中的火與光?該維持小小的火苗照亮自己;或者需雄雄燃燒,照亮群體?許許多多生命的課題都仍待解答,雖然過程總有艱辛與困難,但永遠不會放棄,因為有光,就有希望。(撰文╱陳秀薇)

關鍵字:原住民、南島、原始藝術

 藝 術 家 小 傳 
  1960年出生於屏東縣三地門鄉大社村(達瓦蘭部落),為排灣族原住民。生長於達瓦蘭的藝匠家庭,撒古流從小深受部落傳統文化的薰陶。祖父、父親為排灣族族人所稱的Pulima(藝匠),意即擁有很多手的人,藝匠不僅為部落製作日常生活用品與創作,更要關心部落的日常用品的改革與帶進新的概念。   身為原住民,在台灣漢人主流文化的社會所遭受的差異對待、及台灣原住民文化逐漸流失的現象,使他有很深的挫折感與文化危機意識。因為傳統文化傳承的使命感,從1979年他原住民風味創作,在平地受到矚目及參與甚多展覽後,他反省自己的作品與部落文化傳承的意義,重回達瓦蘭部落向長老們請教傳統文化,蒐集、整理排灣族各種幾乎失散的田野資料,為的是紮穩傳統文化的根基。1981年製作出傳統排灣族陶壺,復興了失傳已久傳統製陶技術。1984年在達瓦蘭成立工作室,開始專職於傳統工藝製作。而進入傳統文化的創作,讓他找到藝術生命的立足點與創作泉源,「創作時,我常夢見和祖靈對話,而得到靈感…」。   撒古流最關心、在意的是族群文化的延續。為了能夠找出傳統與現代化的接合點,他也學習現代知識與技能。因此除了木雕、石雕、陶藝等傳統工藝外,也學習絹印、版畫、油畫、素描、手工紙、蠟染等,近年來嘗試用樹脂、青銅等做雕塑以及以金工電銲創作。並時時教育他的族人,立足在祖先的文化基礎上,謀求有尊嚴的生計之道。成立達瓦蘭工作室至今,一直從事地方石雕、木雕、陶藝人才培訓。撒古流走入文化傳承的工作,年輕一輩的原住民藝術家峨格、古勒勒曾師事於撒古流。撒古流說「我期盼───   種植文化的大樹   讓老人的智慧可以傳承   讓壯年人的理想有實現的空間   讓小孩有好的教育環境   我思索───   如何奉獻自己的力量,給這棵樹  多一點養份」   九○年代起撒古流開始從事將傳統的石板屋改良,室內設計則發揮排灣族的藝術特色。九七年籌建「達瓦蘭部落教室」,從事民族工藝及母文化教學並推廣「部落有教室」,落實地方教育特色及部落菁英回流運動。撒古流除了參與多次的原住民展覽外,也榮獲多項傑出原住民的表揚。 (典藏目錄2000-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