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3026
黃才松
風沙起兮
水墨
水墨設色、紙本
137 × 69cm
2005
Huang Tsai-sung
Rising Wind
Ink and color on paper

 作 品 賞 析 
  我的名字有個松,理應多畫松,但,我要向木麻黃大聲的說:我是生於斯,長於斯的一棵土土的松,…… -藝術家自述
木麻黃的題材是黃才松的繪畫主題之一。為什麼?為什麼不是松而是木麻黃?其實在他心中疑問、孕醞、萌生已久:一是出生於台南西港鄉的黃才松,從小在海邊與防風林一同成長,數十個年少寒暑穿梭在鄉間木麻黃的林蔭間,與木麻黃有著密不可分的情感;一是他自認更像能夠生長在貧脊且帶有鹽份的木麻黃,與其有著相似的風骨,表皮粗糙,樹幹挺直,十足的鄉土味卻平易近人且質樸率真。
學畫創作多年後,1995年前後他回到台南七股海邊,親身體驗到木麻黃、海、風、沙與大自然生死與共的戰爭:震耳欲聾的呼嘯伴隨著強勁的海風,岸邊的木麻黃與其殘木枯枝及海沙,在海浪的潮來潮往下變化多端,驚訝自然生態的力量與木麻黃的韌性,深受感動。
<風沙起兮>乙作,黃才松描繪的是雙春防風林海岸景色,沒有氣勢宏偉的木麻黃樹林,也不見沒入沙灘或沉浮海面枯枝,清新的沙灘與海水間的潮弄,與他之前以滄桑的防風林為主角的創作不同,讓人眼睛一亮。「風與沙」歷經10年的默默付出,在藝術家筆下,以天地為舞臺,讓原先只是搭配「木麻黃與海」演出的他們,從男女配角躍升為主角。
黃才松以偶然性的效果,鋪陳沙洲在海風的媒介下與海潮的互動關係,是海水牽引著沙?或是沙洲嘲弄了水?佈滿直幅畫作3/4的沙洲,利用自動性技法以浮墨的效果呈現情境,在非刻意安排的空白處,再以筆墨適時搭配沙石、枯枝等元素;海水沿著右側沙岸向高遠處順流而出,邁向遙遠的地平線,稀疏的木麻黃頂著海風,堅毅、簡潔的挺立其上,關照著這片生生不息的土地,也是藝術家紀錄與描繪防風林海岸景觀的願望。
(撰文╱應廣勤)
作者款識(落款簽名年款):雙春海邊。壽巖黃才松寫於漱研閣鐙下。


作者鈐印(朱文白文):黃氏。才松。家在西港。漱研閣。財者。


關鍵字:木麻黃、海

 藝 術 家 小 傳 
  1952年生於台南縣西港鄉,字壽巖,畫室稱「瞻廬」,戊寅年(1995)又自題其室為「漱研齋」。1977年畢業自國立藝專美術科(今國立台灣藝術學院)後,任教於高職美工科。作品曾獲第34屆全省美展國畫部大會獎、及第35屆省政府獎。1993年榮獲第28屆中山文藝創作獎,繼於1995年獲第20屆國家文藝獎。1996年曾赴美進修西畫,並於次年取得芳邦大學藝術碩士。 黃氏在其筆墨耕耘中,曾從傳統臨摹著手,汲取古人用筆、用墨、及構圖上之優點,傳承優異的文化傳統精髓,並從作畫不輟的過程中,記取經驗而累積儲存,醞釀養分,尤其在寫景技法上的探討,是以突破的筆勢,將自然界的特質作最佳的描繪與詮釋。 為探求個人水墨畫的浩瀚領域,黃氏除了用心觀察古人作畫的理念與風格,亦不斷地追索書法的力和美,並研究西畫。以尋找創作之泉源。在中西繪畫的領域中,黃氏深刻理解並體會到筆墨線條的質量感、氣質、張力、與空間的呼應,促使其繪畫領域的提昇,在堅持不輟的艱鉅工作過程,黃才松仍樂在其中,他認為藝術給了他生命的尊嚴與生活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