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2997
賴美華
漾在水中的花朵
油畫
油彩、畫布
64 × 51cm
2005
Lai Mei-hua
Flower Floating on Water
Oil on canvas

 作 品 賞 析 
  「我很少用言語表達我的想法,圖像是記錄我想法的工具。」賴美華在她的創作理念中開宗明義如是說。其實,她敏感的心有著無數的想法在蘊釀,因此習慣「用畫筆來寫日記」,誠如與她共同生活、工作多年的先生,也是專業陶藝工作者蘇世雄就曾寫道:「她畫思不斷,永遠有畫不完的畫。」許自貴也曾以「因為有愛,創作無限」作為介紹賴美華的文章標題,一朵花、一片雲、一輪彎月、海水、音樂、文學等,感受生命中美好的事物,都是她創作的靈感。
  成為歌頌美麗的藝術家,是賴美華從小的心願,因此花卉、葉子、種子、眼睛等象徵美好的符號,都成為她畫中常用的創作元素,這些元素同樣地散佈在這幅象徵她的少女頭像週遭,以細膩的筆觸、柔和的線條與漸層的色彩,串連而成此幅看似美麗的作品:<漾在水中的花朵>。畫面色彩以予人夢幻想像的紫色為主要基調,從紅紫色到藍紫色多層次的漸層中,輔以溫潤自然的綠色,在統一色調中求變化。但在美麗的背後,卻蘊藏著另一層涵義,因此賴美華又將此件作品命名為<梅菲斯特(Mephistopheles)的微笑>,亦即是:惡魔的微笑。
  梅菲斯特是惡魔的化身,出自德國詩人、作家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1749-1832)的文學鉅作「浮士德」一書中。與書同名的主人翁年老時回首過往,發現沒有可以留戀的回憶,經不起誘惑,便以靈魂與惡魔交換,再一次的體驗青春與愛情。透過浮士德與惡魔二人之間的角力,探討人性的慾望與矛盾,但,當浮士德讚揚美麗的事物時,就是惡魔勝利的時刻。最後浮士德省悟了,抗拒惡魔而死去,天使們拋落玫瑰花瓣形成烈火燒死惡魔,救贖浮士德的靈魂。
  賴美華感嘆地說:「這是一張很絕望、很傷心的畫,我只是用很美的畫面與色彩來掩飾。」童年的夢想隨著時間的消逝逐漸幻滅,有如漂浮在水中的花朵隨波流失,像是不曾存在的幻影,使得她一度絕望地想以此張作品作為「封筆」之作。但,當她想起惡魔將因她歌頌美麗,而展開勝利的笑顏時,不服輸的個性讓賴美華決定堅持創作之路,把對人生的感受與幻想,繼續以原生的個人繪畫語言表達出來。
(文/應廣勤/高雄市立美術館助理編輯)

 藝 術 家 小 傳 
  1948年生於台灣嘉義,早年師事沈哲哉,發展出獨立的繪畫風格。1978年起多次舉辦個展於台南美國新聞處、台北福華沙龍、台南文化中心、高高畫廊、彰化左羊藝術工作坊、高雄福華沙龍、台南文化中心等處。參加台北藝術雙年展與台灣女性藝術展等展覽。作品「女顏」獲台北市立美術館典藏,高雄市立美術館則典藏了「漾在水中的花朵」、「粉紅色的門」、「我的唇有膽汁味」等三件。 賴美華的創作把對人生的感受與幻想,以個人的繪畫語彙表達出來。她以純女性觀點為基礎,描繪超現實的潛意識活動,作品構圖鮮明多變,色調強烈大膽,形成賴美華強悍的繪畫風格,呈現出內在生命的熾情,讓觀者感受到強烈的張力。 色彩和筆觸鮮明,強烈大膽的多面向畫作,讓人感染作者創作的狂喜。 她的畫中,常出現花、臉譜、人體、動物等元素,每每交織成豐富而充滿性暗示的畫面,對此,她的態度是:「我不在意別人將我的畫看做是性的符號,性是人生一大事,是一種自然的行為,沒有應不應該或罪惡的評斷。」藝評家陸蓉之認為,賴美華可以歸為台灣原生女性主義代表人物,「她的女性主義是發乎本能的自覺,而不是一種思想性的潮流或運動,看起來欠缺理論的支持,其實正因為如此創作者反而更理直氣壯了。」賴美華的作品,充滿女性的敏銳情感,傳達對生命底層的探索,時而表現瑰麗幸福的情調,時而透出憾人詭譎的氛圍,足以喚起觀者靈魂深處的共鳴。(撰文╱吳慧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