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2901
戴武光
(上)有此芳鄰始不孤 (下)果熟來禽
水墨
手工紙本設色
30 × 58cm × 2
2004
Tai Wu-kwang
(Upper) Good Companionship (Lower) Ripe Corn for a Treat
Ink and color on hand-made paper

 作 品 賞 析 
  (上)寫晨光乍現時,麻雀聲竹林間,跳躍清唱,唧唧喳喳。雖然擾人清夢,但是如沒有它們的芳蹤,還真缺少情趣。
(下)玉米成熟時,總是吸引成群的麻雀。(創作自述)


作者款識(落款簽名年款):(上)甲申之冬寫於養拙盧武光。(下)甲申之冬武光。


作者鈐印(朱文白文):(上)戴(朱文) 。無為(白文)。(下)戴(朱文)。 雪泥鴻爪(朱文)。


釋文:(上)有此芳鄰始不孤。(下)果熟來禽。


 藝 術 家 小 傳 
  因為出身於農家,其繪畫屬以農家所見題材居多,專擅水墨、水彩及篆刻。曾任全省美展評審委員,現任桃園縣美術教育學會理事長、新竹縣美術協會學術顧問。戴氏於一九五八年考上了台北師範藝術科後,才正式接觸藝術。而後於一九六四年再考入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就讀,於一九六八年畢業。進入師大就讀前,戴氏曾隨喻仲林大師修習兩年的花鳥工筆畫。於師大求學期間,受教於林玉山、張德文及吳詠香老師,仍以工筆沒骨為主要表現形式。戴氏自言其在師長和同學眼中,工筆和他好像是分不開的。一九六八年到一九七六年間,戴氏雖曾開過數次個展,卻因引不起太多迴響,而開始反省如何在學院洗禮下,跳脫老師或前人的影子,思考國畫花鳥畫這條路該走出一片新天地。此外戴氏也藉著翻閱歷代與近代的中國畫論及老莊哲學思想,企圖在文字中找到與自己心靈契合之處,以發揮中國文化的精華,尋得意境的表達方法,繪畫在這段期間成為戴氏嚴肅的研究課題,不若師大期間的被動學習。「造形」與「造境」是戴氏目前創作上的兩大課題。對於「造形」,他以「筆底下決出生活」與「尺幅上換去毛骨」為其最佳詮釋,並由此在心中衍生出大自然中的意境,企圖表達中國畫中最重要的「空靈」精神,亦即「虛實相生,無畫處才是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