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多媒體圖示
2851
潘阿俊
我的父親Legeai
雕塑

19.2 × 12 × 31cm
1980
Pan A-chun
My Father Legeai
Wood

 作 品 賞 析 
  潘阿俊的父親在觀念上十分傳統,認為年輕人應該要每天上山努力工作,唯有辛勤的工作,才能換來生活上的溫飽。在他眼中的潘阿俊似乎不夠勤勉,總是為著不同的事到處奔波。其實潘阿俊喜歡動腦,且不為一己之私,憑著靈活的應變能力與手藝,處心積慮為部落的族人開創出更多開源節流的方法。然父親對子女採取較開明的態度,不強求其子繼承田堛漱u作,雖不是很理解潘阿俊在做什麼,但也不會去阻止。
潘阿俊以極簡樸的造型為父親留下頭像,沒有任何頭飾或裝飾物,只簡單地以線條刻畫其眼睛、臉頰兩邊的紋路及細細的嘴型,卻已帶出父親臉部的表情與特色。或許這也正是其心目中的父親形像:樸實、自然。
(撰文/陳秀薇)

關鍵字:原住民、南島、原始藝術

 藝 術 家 小 傳 
  一九三○年七月十日生,屬屏東瑪家鄉崑山部落,排灣族貴族階級。國民學校教育所畢業。 潘阿俊年輕時就頭腦靈活、手藝靈巧,又或許因身為貴族的一員,一直有著與生俱來的使命感,總將族人的未來視為己任;並曾於一九七○年左右擔任第九、十兩屆(共約十年期間)的瑪家鄉鄉民代表。只要有機會,就會參加農林廳舉辦的各種講習,希望隨時將新的觀念帶進部落,帶動部落的產業興盛,改善大家的生計。他曾到山上去找藤條編藤椅、藤床;用蛇木作成各式花盆、花器;也曾引進短期可收成的小米(一年可收二次),增加部落農田的收穫量;另外,目前當地盛產的紅肉李、杏花等也是由他引進的。 因有著一雙巧手,任何手工藝都難不倒他,雕刻完全是無師自通。排灣族有嚴謹的階級之分,只有頭目與貴族家中建築與用品有裝飾的權利,因此雕刻成為身份的象徵之一,這也是排灣族雕刻興盛的原因。潘阿俊平日喜歡撿拾漂流木,再根據材料的形狀自由發揮,曾雕刻家中門前的立柱等裝飾,家中的父母、妻子,與部落中的勇士與傳說等也是喜愛的題材。雕刻除了製作身份的象徵,還可記載部落的歷史,並為家族成員留下傳承及永恆的紀念。作品風格素僕簡約,尤其是親人頭像,充份抓住其人之面部特色,讓人驚嘆不已。 這些人物雕像的造型寫實而簡約,肢體動作也顯得有點拘謹、僵硬,呈現出這些純樸模特兒的最自然反應;精準地表現出人物的神情與氣質,傳達出這份純樸感。但作者在五官的塑造上亦似乎有意創造出一種模糊感,特別是在眼睛的部份,特殊的模糊化讓觀者預期父、母親應該散發出來的慈愛眼神被隱藏了起來,反而讓作品散發出一種極富韻味的含蓄美感。 (撰文/陳秀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