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2818
董振平
新文藝復興(二)
版畫
平版
57 × 42cm
1989
Dawn Chen-ping
Neo-Renaissance (II)
Planograph

 作 品 賞 析 
  創作靈感來自達文西,這位融藝術與科學於一身的天才,對後世影響甚巨,與文藝復興同樣留名青史。畫面左下方的「維特魯威人」表現完美的「人體比例圖」,與重疊於其上、以藍色輪廓線構成的極簡而流暢的人體圖像,形成嚴密與即興、科學與想像、古典與現代的對比。畫面中影像重疊的馬,表現騎士之馬的英姿,也表露藝術家心中的馬:馬對創作者而言如女體,等於美的化身,也象徵生命更新的推動力與生命循環的宿命。畫面左上方留白處,營造出建築物草圖的景深距離感,彷若這扇白色門可以通向無限遠,並與畫面中的圓形曲線、螺旋狀圖飾構成一種循環穿透的韻律。作者將當代科技應用於藝術創作,試圖開拓版畫藝術更自由寬廣的新世界。 (撰文/石秋燕)


 藝 術 家 小 傳 
  「創造出自我的風貌與形式」這是現代藝術所強調的。   一九七六年自師大畢業,我很自然地走入「不完美的美感意識」裡,這種觀念蘊釀五年後,發表了「多媒體感性藝術展」,當時雖以不完美的主題來串連各項事物,但整體意識上是企圖打破平面與立體之間的分野。我運用新的材料與製作技術,藉著立體作的觀念,將各類媒材熔為一爐。我將其材料,注入適切的改變,那是因為不尋常的結構與力量乃是來自於正常形態的脫離。   一九八三年自美返國後,我的思想仍圍繞在此類觀念上,只是題材與內容遞次地改變,記得當時有人問我的雕塑觀是什麼?我認為:「立體是平面的堆砌,平面是立體的開展,雕塑就像一條彩帶圈圍而成的立體面,好比一個紙盒在封閉後是立體的,展開時是平面的。」   一九八六年,我進一步地鑽研形體上前、後層色塊,經穿透、重疊所交織出的審美問題,這種由於分隔作用所產生的多重空間領域,但又非單純的三次元空間,在雕塑製作手法上我採用面板圍成各種形狀,並藉著熔切產生出「洞」的效果;我是為穿洞而穿洞,為穿透而穿透,將洞後圖像與洞前圖形交織成希望中的新世界,進一步談到融入、重疊與合作。而陳列方式我打破了傳統的櫥窗形式,目的是將形體與色彩帶入作品,並將觀眾融為作品的一部份,至於所謂造形上的改變只不過是曲線與直線間的變換。   事實上長久以來在藝術的表現形體上,平面和立體經常是各自獨立的,但由於面版是介乎線、塊間,因此若將之圈圍、迴旋、扭曲可達成塊體,繼之產生體積、重量、密度、空間,而我嘗試製作一種造形,它是兼具平面、立體、色彩,經由平面板材的曲捲,迴旋後重返立體的舞台。除此之外我加入了建築的活動機能,以及穿透重疊後的變化性空間。面對作品的原則性,我認為唯有穿破表面皮層深入問題核心,才有可能掌握自己原始的風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