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2732
林覺
雄雞
水墨
水墨設色、紙本
118.5 × 39cm
1841(辛丑)
Lin Chueh
Rooster
Ink and color on paper

 作 品 賞 析 
  林覺以文人的簡逸筆韻描寫雄雞與秋天的自然野趣。
此幅左下角畫一雄雞直立緩坡上,其聳肩、低頭、縮頸,羽翼濃密、微鼓。身後以陡峭岩壁一角銜接緩坡,壁上生長鬱鬱花草,右下角點綴一方小石與數株小草,三行題款置於畫面左上角。
其以近似S形結構與對角構圖連結景物,使畫面空間具流暢與舒緩之伸展美感。全幅以濕筆、寫意手法描寫景物,墨韻酣暢淋漓,線條流暢,行筆跌宕有致、節奏分明,用色淡雅。公雞聳肩、縮頸的姿態及膨鼓的羽毛,烘染出秋天的涼意。山壁、花草的動態與公雞呼應,凝聚畫面焦點與重心。公雞與緩坡重疊的安排,則增加空間層次。
林覺觀察自然,以簡逸筆墨掌握物象形體、勾寫畫意,呈現生動活潑的畫面與文人風雅氣息。 (撰文/林佳禾)

作者款識(落款簽名年款):辛丑仲秋寫於半月城小築鈴子覺。


作者鈐印(朱文白文):臥雲子(朱文)。


 藝 術 家 小 傳 
  生卒年不詳(約為清嘉慶年間至道光晚期),字鈴子,號臥雲子,亦號眠月山人。擅長繪製壁畫,台灣地區有不少廟宇、私人園庭留下其作,許多人士因此稱許遂刻意研求。善長花鳥繪畫,而人物畫尤其精巧,獸類動物亦有佳作。嘉慶年間,曾短暫的居住竹塹(新竹),當地人士爭相求取他的畫作,經過長時間到如今仍然保存著。以林覺的作品來看,水墨的運筆速度較快,不完全遵守中鋒下筆的準則,而若以中原傳統文人畫的標準來衡量,似乎是比較具有「野趣」的筆勢。而這種「野」特別是強調表現的「墨色」和「線條」的構成,清領以前的藝術風格主要延續大陸文人畫的傳統,揚州八怪之一的黃慎,其狂草筆意的人物和花卉,對閩台人士起了很大的影響。如林覺的〈歸漁圖〉,此種大膽塗抹,恣肆的筆意,短暫的時間,完成大體形象,氣氛濃濁,十足霸氣,一點也不含蓄,主要承襲自福建地區畫家畫風。由於上層士紳握有優渥的經濟能力,享受較悠閒的生活,自然深受當時流寓畫家的影響,崇尚傳統文人畫的文人雅賞、遣興或戲墨等作風相契合,發展出以山水、花鳥抒寫胸中逸氣及高逸疏淡為主導的文人畫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