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2569
林權助
柴夫
攝影
相紙
36 × 36cm
1953
Lin Chuan-chu
Lumberjacks
Photographic paper

 作 品 賞 析 
  此件作品呈現出台灣四十年代初期,人們普遍的真實生活樣貌;照片中兩個頭戴斗笠,衣著簡單的人,肩上卻擔負著兩捆幾乎和自己等身高的樹枝,這是生活重要用品,因此必須大量砍收,並長途跋涉帶回家中以供使用。在以山林為背景的空間中,顯出路途遙遠而艱辛;作品以左右高聳而明度低的林木鋪設出主體的纖小,說明了在平凡中顯現偉大的生命力與毅力,也令人感佩先民刻苦耐勞的精神。(文/李幸潔)

 藝 術 家 小 傳 
  1922年出生於台中的攝影世家,家中排行第四,親友暱稱其為「四頭」。1940年起在其父林草所開設的「林寫真館」中擔任助理,跟隨父親學習各種拍照與暗房技巧。「林寫真館」是其父於1901年創立的,是台中最知名的老相館之一。1951年,林權助接掌父業,並改名為「林照相館」。 林權助自行研究彩色片的沖洗,於1949年實驗成功,其所沖放出來的相片,色調豐富,層次分明,是台灣早期彩色攝影的先驅。1952年林權助以攝影作品<白鷺鳥飛翔>贏得美國大眾攝影雜誌比賽第三名,獲得獎金美金五十元,雖然金額不多,但再一次肯定其在攝影藝術上之專業,比實質金錢的獲取更能鼓舞青年藝術工作者。 五十年代中期,林權助除了照顧相館的生意,還兼職地方攝影記者的工作,也由於報社記者的的訓練與經驗,他比其他攝影家都更廣面而深入的投入紀實報導的行列。所以他的業餘時間,都花在街頭巷尾與鄉村田野的紀錄上,這也是他大量拍攝鄉鎮民情和農村生活的寫實紀錄的開始;同時他也拍攝泰雅族(霧社)、雅美族(蘭嶼)等原住民生態景觀。他總是說:「今天再不拍攝,明天就要來不及了。」他的足跡遍佈中部各山區田原角落,努力其影像的創作;羅蘭•巴特說過:「攝影師的特殊視力不在『看』,而是適時在場」,林權助在五十年代不僅適時在場,而且他也用心地看。 1956年林權助與攝影界好友洪孔達、陳耿彬等人發起設立「台中市攝影學會」,並擔任多年理事;1967年與余如季、許炎稜在台中火車站合辦了三回的「假日影廊」,展題分別是「台中真面目」、「台中公園」與「崇嶺冬景」,贏得攝影同好的注目和佳評;他同時致力於台中市攝影活動的推展。 林權助不顧腿疾的不便,也常常忽略自身的安危,為了拍照,上山下海之勤比一般人更帶勁;1977年初夏,林權助在台中市郊烏溪河畔拍攝風災新聞,在滂沱大雨中跌了一跤導致心臟病突發去世,當時他的右手仍緊握著相機。 在三十多年的攝影生涯中,林權助攝影的主題從家庭紀錄、人像攝影、新聞攝影、寫實報導到風景寫真,最珍貴而別具意義的,是一些庶民生活的黑白紀實寫照。這些照片不同於一般平泛、單調的報導紀錄,它們不只兼顧了紀錄的內容與攝影的質素,每張圖片更透露出作者內在察覺的眼力及包容現實脈動的關照;這些對平凡庶民的忠實描繪,如同一頁頁台灣住民的生活簡史與勞動詩篇,更是本土寫實攝影中珍貴的檔案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