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2477
孔德成
行書條幅
書法
墨、紙本
96 × 32.8cm
民國
Kung Te-cheng
Hanging Scroll in Running Script
Ink on paper

 作 品 賞 析 
  此件行書條幅作品中,文字線條寬扁疏散,字形簡練篤實,乾渴墨色中呈現出內蘊氣勢,大面積的佈白中襯托出筆墨飛白的蒼勁效果。內文以三行工整排列,唯第三行文字與款識部份間隔較為緊密,左下方作者落款部份與留白,與條幅上半部份產生緊密與舒緩的對比感。(文/李幸潔)
作者款識(落款簽名年款):雨黃尊兄、雅正、達生孔德成


作者鈐印(朱文白文):孔德成印(白文)


釋文:悠悠風旆繞山川。山驛空濛雨似煙。路半嘉陵頭已白。蜀門西上更青天。


關鍵字:行書、條幅

 藝 術 家 小 傳 
  為孔子第七十二代裔孫。哥倫比亞大學博士,歷任各大學研究教授,曾任孔子奉祀官及考試院院長。 孔子曾編有《金文選讀》,以及《儀禮復原叢刊》、《孔子世家譜》等書。 其中《儀禮復原叢刊》,係由臺靜農先生任召集人,孔德成先生指導,係台灣大學中文系及考古系學生,成立小組從事集體研討,以復原實驗的方法來研究《儀禮》一書。孔氏等人有鑑於《儀禮》一書為我國先秦有關禮制、社會習俗,最重要而且對於儀節敘數述最詳盡的一部書,係經儒家傳授,源流有自,為中國先秦禮俗史上最詳盡的史料,惟由於其儀節的繁複、文法的奇特、句讀的難懂,所以專門研究者有越來越少的趨勢。因而先生等乃運用參互比較文獻上的材料,以及歷代學者研究之心得,詳慎考證,歸為結論,並將每一個動作,以電影寫實的方法表出來,使讀是書者,觀其文而參其行,可得事半功倍之效。此種方法,實為中國研究古史第一次採用的新嚐試。 孔氏書法擅長金文、鐘鼎及大篆,並於民國七十七年在《時代生活》雜誌上撰有《田野考古與書法研究的關係》一文。孔氏以為,書法是中國藝術重要的一環,在過去,學者文人,鮮有不從事書法的創作與研究。但是如僅就研究資料的取得而言,近百年來的收穫則顯得特別豐富,尤其是魏晉公前的這一段歷史,這主要是拜田野考古之賜。田野考古的發現對於書法創作及書法史的研究造成影響,並非近百年才有的事。當宋代金石學昌盛之時,出土的三代秦漢金石文字,曾被廣泛地運用在書法史的研究上,這些金石文字亦曾被鄭重地採用為臨摹者學習之資,古代金石文字的發現對宋代書壇曾造成相當的影響。清代時,阮元研究書法的流變,也參考了當時出土的金石資料,其見解多見於所著之《揅經室集》一書。到了近代,古物大量出土,透過化學的鑑定與分析,使我們對於書法史有不少新的認識。孔氏並就考古與書法書體以及文房四寶間的關係進行分析。先生認為田野考古對於甲骨文、小篆、隸書以及楷書等書體起源的問題上有極大的新貢獻,此外,對於書風流派的研究其幫助亦大。而書法工具與書法藝術有直接的關係,如能對文房四寶多有瞭解,則有助於對古人書法藝術的正確認識,田野考古便提供了許多以往不為人知的事實。因此,孔氏認為考古學與書法研究間的關係密切,田野考古的相關發現,研究書法史者不能不加以注意,而隨著新材料的發現,相信對於書法史將能有更正確與更細密的認識。 孔氏以其淵博的金石與文史素養,並以豐富的考古學、民俗學以及古器物學等相關知識,運用於中國禮儀制度與書法藝術的研究上,可謂貢獻良多。(文/陳宗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