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2474
謝琯樵
行書橫披
書法
墨、紙本
48 × 90cm

Hsieh Kuan-chiao
Horizontal Strip in Running Script
Ink on paper

 作 品 賞 析 
  字體隨著筆勢的疾馳,字形飛動而有斜攲的結構變化;每行五到六字不等,行距和緩順暢。首行文字大而舒張,開展了篇章起始的氣勢,「揚」字墨色潤澤,線條寬而結體緊縮,具有相當重力。左方的留白空間與此產生緊鬆對比,整體流暢自然,文字排列急緩適中,嚴謹的秩序中並見勁健瀟灑之氣。(文/李幸潔)
作者款識(落款簽名年款):臨海嶽書、琯樵蘇


釋文:揚帆載月遠相過。佳氣蔥蔥聽頌歌。路不拾遺知政肅。野多滯穗是時和。天分秋暑資吟興。晴獻溪山入醉哦。


關鍵字:行書

 藝 術 家 小 傳 
  二十歲後改管樵,以字行,三十歲復改琯樵,自號北溪漁隱、嬾雲山人、書畫禪等。福建省詔安縣人。生於嘉慶十六年(一八一一),卒於同治三年(一八六四),享年五十有四。父聲鶴公擅於經詞之學、曾以貢生出任福建仙遊、清流等縣訓導,著有《雪溪詩鈔》:姊藝史以詩文名,世人命為才女,有《詠雪齊詩鈔》刊行;兄維崧亦擅詩文,補弟子員,授舉業;弟穎鋒,善隸書,可謂一門風雅。先生幼承庭訓,少有雋才,九歲即善畫,十歲能詩書操琴。由於先祖乃武舉出身,故先生少時不僅習詩文繪事,且能拳擊。並精於篆刻雜藝。 曾於咸豐七年(一八五七)東渡來台,流寓八載。初寓台南莊雅橋吳家,吳尚霑氏以師禮相待,向先生習書畫。曾轉寄海東書院,後與名書法家呂世宜氏同主板橋林家。其後乃遷居艋舺青山宮近鄰,當時與大龍峒主流皆有交遊。先生以才藝骨梗知聞於士大夫間,曾受知於福建巡撫徐宗幹及提督林忠愍二氏,引為焂屬。同治初年,太平天國部眾在江南一帶兵潰,殘羽由贛入閩,襲取武平、永定等縣,將慶母壽,並欲前往任職粵東,不久賊部攻略漳州,全閩提督林文察(忠愍公)奉左宗棠令協攻漳州,由台渡內地,先生時佐軍幕,與賊戰於州郊萬松關,史稱瑞香亭之役,因寡不敵眾,且援兵未到,皆不屈而死,時五十四歲。難後,先生蒙欽贈襲雲騎尉並以祭葬,崇祀於絕州昭忠祠。 琯樵先生未冠即以詩、書、畫三才揚聞閭里,為人所賞譽。平日書畫自遣,實藉以抒發胸中積鬱,曾自賦絕句:「十載從軍百險經,浮雲世態事難平,貧窮滿腹牢騷氣,盡付毫端作雨聲。」先生入佐戎幕前,即己厭厭無出世之想,曾返閩地,卜居於古所「荀莊」,自號嬾雲,以示無心出岫,惟以讀書作畫為樂事。曾云:「一箇懶字,省了多少事。天下事是非得失,皆自己討來,若能無意外之求,自當無意外之患矣。從今天後,懶吾之懶,亦以求寡吾之過矣。」 當時流寓台灣而享譽於時的前清賢流,如周凱之文、呂西村之書、先生之畫,為人所共稱。先生畫藝與呂氏書名,並號雙璧。 對於那些竟日奔馳豪貴門下,強顏忍辱之博顯者歡的人極為不恥。先生性淡泊,致力藝術,迥於常人,所著多湮沒,惟存《談畫偶錄》一書,尚為人所樂道。曾自述:「見古人畫漸知筆外神韻」、知「非讀書不能工」。畫作以墨竹最多,蘭卉花鳥居次,山水、人物較少見。另擅寫真。筆墨瀟灑清勁。寫竹曾習仿鄭板橋,並曾師古人移燈映壁而摹之法。畫蘭取法陳淳、徐謂、鄭板橋諸氏。禽鳥則師新羅山人華喦,用筆富簡淡之韻致。山水仿唐寅,皴筆細勁有力,多折帶斧劈類筆法,水墨蒼勁淋漓。 書法嘗致力於鐘鼎、篆、隸各體。楷書端莊嚴謹,類於顏、柳,行書窺模米芾,並參以顏魯公<爭坐位帖>筆意,縱筆自如,書風猶爽勁拔,胸次磊磊之氣溢於筆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