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2436
陳界仁
瘋癲城
綜合媒材
黑白相紙、鋁板、鋁條
225 × 100cm × 3
1999
Chen Chieh-jen
A Way to an Insane City
B/W photographic paper and aluminum

 作 品 賞 析 
  陳界仁在其作品「瘋癲城」裡,提供了我們關於瘋癲的一種視覺想像。他建構了一個頹廢、了無生機的荒城,如同其「魂魄暴亂」系列的其它作品一般,殘缺、肢解的影像,和詭異怪誕的氣氛,在嘲諷、控訴之外,又有著戲謔的味道。缺手、斷腳、神色異常的瘋人們,同時進行著婚禮及葬禮。喜事與喪事,在瘋子的眼中或許沒有什麼差別吧?陳界仁曾在幼年居住的貧窮眷村裡,目睹過許多瘋子或白癡,實際的生活經驗,促使他碰觸這個一般人感到恐懼與好奇的題材。

關鍵字:荒城、暴亂

 藝 術 家 小 傳 
  一九六○年出生於台灣桃園,國中時就讀放牛班,愛幻想的他在被歧視的環境裡,感覺存在與維繫尊嚴的只有繪畫。一九七八年畢業於復興商工美工科。就讀復興商工時,甚為質疑學院藝術教育而被排擠。跟一群同樣遭遇的朋友,自我摸索藝術之路,開啟行動藝術的契機。一九八三年戒嚴末期,剛退伍在卡通公司畫動畫的他,召集了十幾個朋友,或換裝套頭套,在人潮洶湧的西門町大喊大叫;或從北市東區匍伏前進至海邊。他說他並不是對當時政治體制的反抗訴求,只是直覺的將生命經驗中不以為然之事,將之喊出來而已。   一九八五年北美館舉辦現代裝置展,因而引發蘇瑞屏事件。身為參展的藝術家,目睹事件過程及以後發展,是他對主流藝術界憤怒心寒的導火線。也因而於次年(八六年)起,與林鉅、高重黎、王俊傑等以東區廢棄的空屋,策劃體制外的展覽「息壤」。取自山海經的神話,鯀偷了神可以生生不息的土壤以圍堵洪水。他希望讓體制外的藝術可以生生不息。   一九八六年解嚴之前,他開始第二次的大型表演『奶˙精儀式』,從當年底進行至八七年初,整組表演人員從西門町爬行至新象小劇場,表演後爬行至坪林山區,再爬行至淡水海邊結束。此次的活動結束後,因為生活的負擔及體力的問題,七年內停止任何創作。   從八八年至九五年過著半獨居的生活,不工作、不創作,獨自在屋內發呆、幻想、自言自語,跟外界幾乎完全隔離。直到九五年,因緣際會在朋友處開始學習電腦繪圖技術。他蒐集許多中國文獻裡戰爭、刑罰、屠殺的資料,仿中國自古以來之佛教道教地獄、滌罪之圖像表現,摸索著電腦技術而創作出「魂魄暴動」系列作品,探討影像與歷史、刑罰、瘋癡與目盲間的關係。以自己為主角,在暴力、虐殺、驚悚、詭異的畫面中,利用電腦數位版描繪所創造的真實空間,無意識的對歷史的回應,假冒、嘲弄、扭曲這些過去的歷史,以自我重疊置入,重新詮釋、改造歷史,充滿了荒誕與詭異,自己既是被屠害的生靈,也是殺戮的劊子手。在虐與被虐,揭露人性極端的荒謬,彷彿又愚弄著觀者,在嘲諷控訴外又有戲謔之感。「魂魄暴動」系列作品引起甚多的注意,而在一九九八年受邀參展台北雙年展、巴西聖保羅雙年展,一九九九年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的展出、墨西哥國際攝影雙年展,及二○○○年韓國光州雙年展、里昂雙年展並獲光州雙年展特別獎。二○○一年個展於巴黎網球場國家畫廊。 (典藏目錄2000-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