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1796
林天瑞
美濃
水彩
水彩、紙、鉛筆
26.6 × 37.3cm
1968
Lin Tien-jui
Meinung
Watercolor and pencil on paper

 作 品 賞 析 
  至今瑞哥畫風的演變多樣,筆者覺得一九六八年前後時期的作品,具見其繪畫風格之特質。如一九六八年「美濃」、「台東貓山」、「台東風景」、一九六九年「台東海岸(太麻里)」。這時作品以較簡約的線條或色塊來畫景物的輪廓和明暗,與八○、九○年代作品風格明暗對比強烈、線條密集、色彩濃艷相比,是簡潔得多。這就是不以鉛筆或簽字筆線條或線段排列成的色面來表達,而代之以色彩本有的不同調子來強調色面關係。
著色方法採用大片、大面的不拘束方式,不斤斤計較細部描寫。然而在需要重筆修改時,則又不管畫面的效果,是殘留水漬也好,乾裂的刷磨筆觸也好,塗到畫家覺得景物色面穩定,質量貼切時才行停筆。再參見一九六九年「台東海岸(太麻里)」一作,藍紫色的烏雲,與藍得發黑的天光水色成強烈對照,而和渲散湮漫的水漬法所畫出的藍調又是柔和相襯,十分協調有味,如此成另的表現,不是單靠技術就能成功的。
綜觀瑞哥在速寫、素描、水彩作品上所表現出的精神及其特點、筆者提出淺見如下:
一、畫面整體性的掌握
不論多麼繁雜的景物,在瑞哥筆下皆能體現物象的力度與深度,也許他擁有一種特殊的距離感來觀察物象。或觀察整體時能兼顧景物各個色面應有的明度、彩度所具備的特質,同時溶入穩定且有秩序的層次,達成整體的和諧與圓滿。
二、特殊情景氣氛的捕捉。
如彩霞、晨曦、日出、日落、夜景等等富有情調的風景。這些景緻需要對特定光線關係的描寫,適當地選用素材和畫法來表達。
三、對主題的取景,常採用特寫,並強調特質的描繪,如具鄉土特色的古厝、紅磚屋、昔日陋巷、斷垣殘壁、懷古幽情的景象、綠野、菅芒花草叢、竹林、柳影等題材。這些皆是瑞哥所珍惜而加以描繪的題材。
四、著重生命的寄託。
於畫面表現出永恆活力,注重物體相互間的張力、力度或緊張力。他追求感受後的表現,甚至以其內在已定的意象,做徹底追究到滿意為止,絲毫不需考慮畫面經修改塗抹的情況。畫面表現出生命是最重要的,至於貴賤、美與不美的問題就不用考慮了。有生命,畫面自然就活了。一般畫面關係都具有與大自然相似的秩序的前題,但這秩序在畫作後仍舊留有創作者可挪動的空間,畫家均可在彩度與明度增減之下加以改善,使畫面產生可隨畫家心意而達到所求的效果和力量。
作者款識(落款簽名年款):T. Lin 1968


簽名位置:右下


關鍵字:風景、房屋、高雄

 藝 術 家 小 傳 
  父親以做糕餅為業。九歲才進入日本公學校就讀,在校以善畫聞名。在公學校修畢高等科二年後,林天瑞繼續進入台南專修工業學校土木科,畢業後留校擔任助教,並跟隨顏水龍先生學習設計與繪畫,被收為入室弟子。 一九四九年,顏水龍受聘為「台灣省工藝品推行委員會」委員,兼設計組組長,林天瑞隨師北上,在老師推薦下進入該會工作。該會辦公地點為中山堂樓上,中山堂為當時首屈一指的展覽場地,因地利之便,結識了當時活躍藝壇的畫家︰楊三郎、李石樵和藝評家王白淵、漫畫家葉宏甲等人。為了學好素描,林天瑞再拜李石樵為師,連續四年風雨無阻,每天到畫室報到,練就紮實的基本功夫。除了工作時間外,他所有時間都拿來作畫,金潤作等一班好友,為他取了「志美林」的封號,指其為「志在美術殿堂的人」。而從一九四八年他就向「省展」與「台陽展」挑戰,前後受賞無數次,包括台陽展的第一名。 一九五六年,林天瑞回到高雄,好就近照顧年事已高之父親,同時在市立女中擔任美術代課老師。期間,林天瑞拜訪了劉啟祥,並在「啟祥美術研究所」義務擔任助教。 一九六一年成立「林天瑞設計工作室」,後立案為「林天瑞美術設計公司」,承攬業務包含極廣,業務繁忙使他一度無法參加畫展。但是他並未停止繪畫,自六二年起,林天瑞的活動和創作量可算是高雄美術界最多的人物。 林天瑞的繪畫可分為幾個時期,且風格多樣,顏水龍的啟蒙、李石樵的磨練、劉啟祥的影響、加上自己的努力,使他的畫風自有個人的鮮明風格。五○到六○年代初,其創作的〈風景〉、〈室內〉、〈芭蕾少女〉與〈靜物〉等,有著古典寫實的風味。此一時期的後半,他也同時創作具有高雄風味的作品,如︰〈蟹〉、〈魚群〉、〈貝殼〉、〈佳洛水〉等。七○到八○年代的風景寫生,〈太魯閣〉、〈蘭嶼〉、〈旗津海岸〉、〈閒〉、〈泊〉……,不只是描繪自然,還對應了人生的感嘆。此一時期他的畫刀,運用得爐火純青,已不同於劉啟祥的畫刀筆觸。 八○年代後,旅遊寫生成為林天瑞生命中重要的部分,因為已無後顧之憂,乃可以隨性發揮,他的線條、筆觸與色彩都更形自由。縱觀他從學畫開始,由人物、靜物到風景,自古典寫實到抒情、表現到自然主義,他所展現的是一種堅定、沉靜與溫和親切的生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