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多媒體圖示 多媒體圖示
2261
吳瑪悧
新聞學
綜合媒材
報紙
40.5 × 59.5 × 3.5cm
1988
Wu Mali
Journalism
Newspaper

 作 品 賞 析 
  作者在創作初期,主要利用紙,以撕、揉、摺等方法製造出此材質各種不同的效果。之後又逐漸轉為使用報紙,於是作品承載了更多關於文化、社會的批判。在形式上則從平面發展為立體,再發展為裝置作品。「新聞學」是先把報紙絞碎後,把碎屑再黏貼於報紙上,使報紙雖然還維持著大致的外形,卻再也無法被閱讀。作者將它取名為新聞學,因它厚厚的一疊、逐漸泛黃,如同一本研究新聞的經典書,一本解構新聞的書。

 藝 術 家 小 傳 
  童年時,為貼補任公職的父親不足以應付繁浩食指的微薄薪水,家裡開過糖果店、書店等。從小幫看店,養成她喜歡閱讀的習慣,同時迷上了舞台表演。因為對戲劇的嚮往,就讀淡江時,即申請到維也納大學念戲劇,後轉雕塑系。但學院傳統的教學方式及維也納保守的藝術氛圍,讓她難以適應,又轉到德國杜賽道夫藝術學院。在自由的學習環境中,吳瑪俐摸索出藝術創作之路。留德期間,翻譯康丁斯基、波依斯等傳記。 一九八二年起開始以紙作為雕塑材質。從紙的撕、扯、揉、磨、摺等方式,有創意的探討材料之關連。藉由紙之高度可塑性及撕扯搓揉過後的波紋所產生的繪畫性及詩意,追求純視覺性的美感。 而後,以印刷過的紙,尤其是報紙取代。藝術創作從形式主義轉向社會、政治、批判。撕文字紙,觸及書寫、文本等問題; 而撕報紙,解構新聞,使之無法辨識,是拆解文字的控制,也影射著媒體暴力。 一九八八年的五二○事件,吳瑪俐體會到個人永遠和整個社會連在一起,因此採取以藝術作為參與社會與政治生態的發言方式,如從一九八九年新北投車站五二○展、"黑暗迷宮-亞"、一九九一年"愛到最高點"、一九九二年"發發車"等 一九九五年以"咬文絞字"入選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展出。她將影響世界著名經典如聖經、資本論…等放入碎紙機,藉著碎紙機一視同仁的絞碎各類經典之形式,反思的是名相的空、語言、思想文化的被解構。透明壓克力盒裝著碎紙,外貼標示書名的金色貼紙為"具有永恆價值的藝術品"則是自我嘲諷、顛覆對於知識之追求崇拜之迷思,雖又回到絞碎文字紙張之材質,但迥異於早期外有美感追求,它已是內心深層之檢視。 一九九五年"小甜心"系列,則源自對"檔案室"的興趣。她收集了許多不同時代、不管其歷史評價的名人的童年照片,當這許多名人以天真可愛的模樣並列時,竟是如此的無歷史和非歷史。而不管好玩、訝異的情緒,注視著稚嫩的臉孔時,就如她說:在生命中,我們總是努力地想再回到那純真的狀態。當身處於現實、回憶交錯的迷陣時,讓人體悟人性珍貴的共通點。 吳瑪悧一九八五年回台灣後,第一次個展在神羽畫廊。一九九三年獲得台北縣美展縣政府獎,一九九四年入選美國爾不來特學術交流基金會、文建基金獎赴紐約研究“女性藝術”,一九九六年得Civitella Ranieri Foundation、文建會獎赴義大利藝術村,一九九七年獲李仲生現代繪畫文教基金會“中美交換藝術家交流活動”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