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2299
石忘塵(石認水)

水墨
水墨設色、紙本
86 × 97cm
1999
Shih Wang-chen
Window
Ink and color on paper

 作 品 賞 析 
  雖然作者用的仍然是紙與墨,但在表現形式上顯然已經完全脫離了傳統水墨,甚至連水墨畫所追求的筆致墨韻也幾乎蕩然無存。黑、褐兩色在畫面上是塗覆、疊加,而非擴散、暈染,它們嚴格的幾何式造型與構圖也更接近西方,但它們所散發出來的冥想式氣氛卻仍然是中國的。雖然畫面的整體看來單純,但細部的肌理變化是複雜的;雖然表面的形式是單純的,但內在的層次是複雜的。雖然它在外觀上與多數西方的抽象幾何類似,但卻具有更為深沉的內涵。(文/劉智遠)
作者款識(落款簽名年款):1999忘塵


作者鈐印(朱文白文):石(朱文)


簽名位置:右下


關鍵字:抽象、禪

 藝 術 家 小 傳 
  由於家境貧困,居所流離遷徒,直至高雄縣六龜鄉方安定下來。在這種堅苦的環境成長,使忘塵先生學會如何孤獨奮鬥。自幼即喜好繪畫寫字,由於家庭環境的因素,使其更能與自然同一,藉自然彩筆,憑大地畫布,繪出自然自己。不知不覺中,竟也達到師法自然的境界。 由於自幼年時期即充份展現其美術天份與興趣,當時的學校老師即鼓勵忘塵先生參加有關繪畫、書法、水彩等美術比賽,使其對藝術的追求自童年便奠立了穩固的基礎。一九七三年北上,爾後幾年,更使忘塵先生對繪畫有進一步的認識,並時隨范伯洪、張俊傑先生學國畫,張道林先生學素描,也藉著北部藝術風氣與硬體,使其於不同風貌的畫展中增長見聞,于故宮的藝術氣息中徜徉忘返。一九八○其返回台南故鄉成立廣告工作室,生意失敗。一九八一任職高雄大時代藝廊,然而二年之後畫廊結束,旦忘塵先生仍毅然決定在高雄繼續其繪畫的生涯。一九八八年開始研究老莊並且接觸佛學,受教于白雲禪師。期間並時而北上接受李奇茂先生指導,並隨陳福蔭先生學習各體書法,並同陳來發、李明啟、謝逸娥、鐘俊光、林水生、吳永樂共七人合組畫會,一同分享藝術之豐富內涵。 忘塵先生對佛學的認知,使其忘卻一切是非成敗,僅將自己身軀投入那藝術洪流之中,更暗示其藝術未來創作的進路與方向。他更深信,每個人的潛在意識中皆存在著藝術種子,不論時間的長短,那藝術種子終將在努力汗水中發芽成長而茁壯。